歡迎訪問濟南新聞網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
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
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
部委信息 政壇人物
時事觀察 政策解讀
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
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
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查詢系統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民生新聞 >

上海楊浦:合伙人反目爭市場 相關部門欠公論

時間: 2015-07-13 15:37 作者:314127396 來源:未知 點擊:

  “我公司小股東呂忠銳與海羽·海旗公司董事李培玉聯手,雇傭黑惡勢力搶奪我的上海陽浦汽配市場公司,楊浦 公安分局定海路派出所的幾名干警卻為他們撐起了保護傘,最終他們得逞了。我們到楊浦區公安分局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區檢察院上海市檢察院舉報、控訴,至今無 果!”2015年7月8日,接到上海陽浦汽配市場經營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陽浦汽配市場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潘永才、二股東王勝新等人的投 訴后,記者趕到事發地進行了采訪。

    潘永才向記者介紹陽浦汽配市場被搶占的經過

  合伙辦企業,反目成仇爭奪市場

  “如今,我被趕出汽配市場已經兩年多了。”潘永才語調低沉地告訴記者:“‘上海陽浦汽配市場公司’大門樓上的牌匾已經被‘海羽·海旗公司’所取代。”

陽浦汽配市場大門

  “2011年5月4日,我方與上海家楊倉儲有限公司簽訂了為期5年的房屋《租賃合同》。6月,我和王勝新、呂忠銳共同出資1000萬元完成了對 燎申吳中汽配城的整體收購,創辦了陽浦汽配市場公司。”滿臉愁容的潘永才向記者出示了《租賃合同》后說:“我們依法進行了完整的工商股權變更,我們3人的 股權結構十分清晰:大股東潘永才占50%;二股東王勝新占28%;三股東呂忠銳占22%。”

  “汽配市場每年的凈利潤在400萬元左右,我管理了5個月后,因為二股東和三股東產生了矛盾,加之我身體健康方面的原因,我就讓呂忠銳暫時代我打理公司事務。”潘永才稱。

  對于把公司交給呂忠銳管理的原因,潘永才解釋說:“呂忠銳曾在菜市場賣過菜,我對他多有關照,他也心存感激,從那時起我們有了交往。他在河南老家結婚回到上海后,我把自己的房子給他住,他只是象征性地給點房租,有很多人甚至說他是我徒弟。”

  “為什么產生了矛盾和糾紛?”記者問。

  “還是利益,在2011年11月至今,我和二股東王勝新沒有得到公司一分錢。”潘永才稱。

  潘永才的說法,得到了王勝新的證實。

  “我們立即召開公司股東會議并形成決議,決定對公司的資產進行全面的審計,并要求呂忠銳交回由其保管但未授權其使用的證章等,他拒絕了。”王勝新稱。

  “呂忠銳與李培玉聯手霸占了市場,公司的1000萬元利潤歸了他們,每年的240萬元的租賃費他們卻不管。”潘永才稱。

  “潘永才累計繳納了400萬元租賃費。”王勝新稱:“如果不繳納租賃費,租賃方就可以終止與我們的合同,那正是呂忠銳和李培玉等人所希望的。”

  “李培玉是海羽·海旗公司的董事。”潘永才稱:“據我了解,2012年4月,呂忠銳在汽配市場內大規模建造違章建筑,借機向工程承包商大肆索取 巨額回扣,該案經楊浦區檢察院立案監督后,警方才立案,但無任何結果。楊浦區政府依法確認該建筑屬于違建,在要將其拆除時,呂忠銳找到了號稱在楊浦區什么 事都搞得定的李培玉,她果然將此事擺平了。但李培玉因此發現了汽配市場的巨大利益,并順勢插了進來。隨后即與呂聯手,逐步霸占了整個市場。”

  市場爭奪白熱化,民警抓誰?

  “2013年1月17日,我和王勝新帶領聘用的楊浦保安公司的保安隊員進入了市場,這時李培玉出來阻止,她說這市場已經歸她了。這是我倆第一次 見面,我震驚了,我有合法的合同在手,你說這個市場是你的就是你的?!”潘永才稱:“我們要求她提供合法憑據,但她根本拿不出來任何東西,因為她根本沒 有!”

  “我們進入市場一小時后,保安公司卻未給我們任何理由就全部撤離了。經了解得知,這是某領導給楊浦保安公司下達了命令。他們的撤走,使呂忠銳、李培玉繼續霸占市場成為可能。”王勝新稱。

  “保安人員剛走,定海路派出所的李警官就到了,我和潘永才等人都聽到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李大姐你們不要碰’,接著他就到了李培玉占潘永才的那間辦公室里,一個多小時后才離開了。”王勝新稱。

  “李警官離開一個多小時后,一大批紋身、剃光頭的人就沖進了市場管理辦公室,他們暴力驅趕我們,并當場將工作人員段青林打傷,然后占領了市場。我們報案后,定海路派出所民警才在半小時后趕來(正常開車行駛5分鐘即可到達),但民警未追究歹徒的任何責任。”潘永才稱。

  “我們第一次收復市場的行動,就這樣失敗了!”王勝新說。

  “我們不甘心,就在1月22日,再次帶領工作人員進入了市場,并將李培玉等人趕走了。”潘永才稱:“但在第四天,我們落入了一個圈套中!”

  “第二天上午我們一上班就發現李培玉又坐在了辦公室里,我們驅趕她,可她就是賴在那里不動。”潘永才說:“到了第四天中午,突然有十幾名定海路 派出所的民警沖進了市場辦公室進行搜查,竟然在李培玉等人一直使用的會議室里搜出了一批刀劍!民警隨即以此為由將我們全部帶進了派出所關押了8個小時,而 李培玉等人卻啥事都沒有!”

  “李培玉等人卻啥事都沒有!”潘永才氣憤地說:“定海路派出所李所長從此給我們立下了規矩:以后,‘陽浦汽配市場公司’的工作人員一律不準進入市場辦公室,否則就抓進派出所關押!”

  潘永才的說法,得到了王勝新的證實,他說:“當時,聽到李所長說這話的人,還有王萬海等人。”

  記者隨后向陽浦汽配市場公司副總經理王萬海求證,他也證實了王勝新的說法。

  “此后發生的事也證明,李所長的確說到做到了!”潘永才稱。

  “1月底的一天,我和潘永才去了市場辦公室,民警就把我們關到了派出所,并要求我們與呂忠銳及李培玉和解。”王勝新稱:“讓我們哭笑不得的是,李所長竟要求我給分局局長寫信表揚調解有方,化解矛盾成功!達不到要求,就不放我們走。無奈之下,我只好照辦。”

  “表揚信在郵局寄出后,李所長才下令釋放了我們。”王勝新說。

  “派出所處理不公,雙方事端中,我方有10人左右被無辜關押,而呂忠銳等所策劃實施的許多惡性案件定海路派出所就是拖著不處理!”王萬海稱。

  為了奪回市場,潘永才等人借用業主暫時不用的商鋪當臨時管理辦公室開展工作,可定海路派出所某些干警出面了,他們抓了潘永才的工作人員,一關就是8小時。

  “抓人時,民警沒有出具任何法律文書,釋放時,也沒有任何說法。”潘永才說罷,遞給記者一份《無辜被關押人員一覽表》。

  記者看到,該表顯示共有30余人次被關押。

  “當時是怎么關押你們的?”記者問。

  “民警讓我坐到審訊犯罪嫌疑人的大鐵椅子上,我的人身自由完全被限制了!”潘永才稱。

  “你被這樣關押多少次?”記者問。

  “三四次。”潘永才答。

  “還有誰被這樣關押過?”記者問。

  “我也曾無故被這樣關押過,我的褲腰帶,都被抽了下來。”王萬海告訴記者。

  “我也被這樣關押過三四次。”“陽浦汽配市場公司”安保主管陳濤說。

  “李所長還打電話讓借房給我們的業主收回商鋪,此事有錄音為證,就這樣,我們連臨時辦公室也沒有了,徹底被擠出了我們合法擁有的汽配市場,我記得離開的時間是2013年6月下旬,至今已有兩年多了!”潘永才沮喪地說。

  多起惡性事件,民警是怎么處置的?

  “自從2012年6月起,呂忠銳等人就在陽浦汽配市場做下了一系列惡性案件,而定海路派出所辦理的案子,都不了了之。”王萬海稱。

  “2013年1月18日,我方工作人員潘穎看見一些歹徒正在毆打公司員工,就拿出照相機拍攝。歹徒發現后,立即施暴并將其從二樓踢下一樓,還搶 下其照相機并砸爛。她報案后,定海路派出所開具了驗傷單,驗傷結果是身體大面積挫傷,腎出血,但民警未對歹徒作任何處理,此事不了了之。”潘永才說。

  “我本人也被毒打,報案后,也是不了了之。”王萬海說:“2013年9月17日下午,我準備進入市場開展工作。在市場大門口,被呂忠銳率眾毆 打。我滿臉是血、渾身是傷。事后我才知道,民警金某弟目睹了我被打的經過,但他卻袖手旁觀!民警把我和歹徒帶到了派出所,但未對這些歹徒采取任何強制措 施,就放人了。”

  “你說呂忠銳率眾毆打你,有何證據?”記者問。

  王萬海拿出一張錄像光盤播放。當播放到一白襯衣男飛踹一個人的畫面時,王萬海說,那白襯衣男就是呂忠銳,被踹的就是自己。

  王萬海告訴記者,圖中飛踹的那人就是呂忠銳,被踹的就是自己。注:此圖片為錄像截圖。

  “民警給我開了驗傷單,我去定海路派出所指定的醫院——楊浦中心醫院驗傷,診斷的結果是:胸外傷,兩根肋骨骨折,左手橈骨及左食指骨折。”王萬 海說:“按我的傷情,至少構成輕傷,因此我將驗傷單交給民警,要求進行司法鑒定,但至今沒有結果。構成輕傷,就可判刑,民警為什么不委托司法鑒定?”

 王萬海手持驗傷通知單向記者講述慘遭呂忠銳率眾毆打的經過

  查閱《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的第163條得知,對于有控告人的案件,決定不予立案的,公安機關應當制作《不予立案通知書》,送達控告人。于是記者問:“是否立案?”

  “根本沒有!”王萬海答。

  “給《不予立案通知書》了嗎?”記者問。

  “沒有,因此在6個月后,我連續到市公安局信訪處上訪,都沒有結果。有民警讓我去打官司。這是刑事案件,我怎么起訴?經慎重考慮,我向楊浦區檢 察院控訴了民警的瀆職問題,但始終沒有實質進展。2014年8月7日,楊浦區檢察院找我做了筆錄,此后就泥牛入海,直到今天也沒有任何結果。”王萬海說: “我們老百姓,就這樣被人白白地打了!”

  “小業主張志根因拒絕呂忠銳的非法收費要求,就被打得渾身是傷8顆牙齒脫落。報案后,定海路派出所6個月不予處理,他向市公安局報了案,公安局 在一個星期內就偵查完畢,歹徒終被法辦。為此,定海路派出所遭到了上級批評。”潘永才說:“被打的人還有很多,陳濤是其中之一,他被呂忠銳派人當著警察的 面毆打至腦震蕩,但警察不抓歹徒,反而將他抓走了。”

  陳濤向記者講述了自己被打的經過。

  “2013年8月8日,我帶著勝訴的法院判決書進入市場辦公室工作,定海路派出所的民警突然進來驅趕我,同時呂忠銳帶領一批黑道人物當著民警的 面毆打我,而民警就冷眼看著。歹徒打完后,民警還要將我帶到派出所,有人看見我被打暈呼叫了120,可救護人員一到場,就被民警趕走了。他們強行將我抓進 了派出所,丟棄在一間骯臟的房間內。我嘔吐了兩次,再三請求治療,都被拒絕。足足關了我8個小時后,他們才放人。我要求報案并要求驗傷,都被他們拒絕,此 事不了了之。”

  “胡焱汽配商店被呂忠銳帶人搶劫,到現在兩年了,也是沒有最終結果。”潘永才稱。

  胡焱告訴記者,自己具有合法有效的合同,但呂忠銳逼迫自己跟別的公司再簽合同,自己拒絕了,呂忠銳就帶人把自己的汽配商店物資盜搶了。

  記者隨后采訪了胡焱,他做了如下敘述:

  “早在2004年,我就在汽配市場經營,我的合同有效期到2015年5月31日,可呂忠銳在2013年9月20日前后就逼迫我必須跟李培玉的海 羽·海旗公司重新簽合同,我拒絕了他。隨后,我向定海路派出所報案要求解決呂忠銳強迫交易的問題,而民警以經濟糾紛為由,不予處理,他讓我到法院打官 司。”

  “9月25日下午4點多,呂忠銳把我商店的大門給鎖上了,我立即報警,出警的民警卻說這是經濟糾紛,還是讓我去打官司。這分明是尋釁滋事,怎么 是經濟糾紛?!但實在沒辦法,我只好去法院請求立案,請求法院排除妨礙。開始人家不給立案說這個不屬于經濟糾紛。經過我軟磨硬泡,法院還是立案了。 2014年2月24日,判決下來了,我勝訴了。”

  “3月13日下午4點左右,有人告訴我,我的店鋪商品被呂忠銳帶人搶走了。我到派出所報案,警察丁某明不問青紅皂白就讓我打官司。搶劫是刑事案 件,我打什么官司?!在我的堅持下,民警陳警官、徐警官跟我到了現場。我看見我的店鋪門鎖被撬,大門洞開,價值20多萬元的貨物大部分被搶走,而警察只是 拍照,其他什么都不干。當時,搶劫的人就在附近,我當即指出,這是搶劫案,被搶的部分財物就在市場辦公室里,我懇求現場民警勒令這些歹徒將搶的財物交還, 但是民警未予理睬。”

  “沒有辦法,我只好給門重新上了把鎖?僧斕焱砩衔业纳啼佋俅伪贿@伙人搶劫,而民警仍不予理睬。3月21日,派出所終于以涉嫌盜竊的罪名立案,但直至7月間,案件并沒有進展,承辦的民警丁某明還想以沒有犯罪事實為由結案。”胡焱說。

  “在7月至2015年1月期間,我連續上訪,該案由楊浦分局打黑辦接手,他們迅速對犯罪嫌疑人進行了刑事拘留,但估價仍由原辦案民警負責,20 多萬元的物資,被丁某明認定為3719元,檢察院因數額太小而沒有批捕。我這是一個正常營業的汽配商店,不是貨郎的挑擔,貨物怎么可能就是區區的3719 元?”胡焱激動地說。

  “大家屈服了,李培玉、呂忠銳等人就可以將市場牢牢控制在手中了。”潘永才說:“每年就可以穩獲400多萬元的凈利潤。”

  公安部曾出臺過《關于嚴禁越權干預經濟糾紛的通知》、《關于嚴禁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違法抓人的通知》及《關于公安機關不得非法越權干預經濟糾紛案件處理的通知》等三項通知,三令五申強調嚴禁插手經濟糾紛,因此記者發問:“你說的屬實?!”

  “如果不屬實,我愿承擔一切法律責任。”潘永才稱。

  定海路派出所:拒絕采訪

定海路派出所大門

  就潘永才一方的投訴,7月10日,記者來到了定海路派出所,試圖找到李所長等人進行核實。

  一位張姓同志接待了記者。出示了證件、說明了來意后,記者請他聯系李所長。他以派出所接受采訪,須經上級批準為由,予以拒絕。記者問他的名字,也被拒絕。

  記者在下午趕到了楊浦區公安分局聯系采訪,被以同樣的理由拒絕。

  呂忠銳:一兩句話說不清楚

  7月10日上午,記者來到了陽浦汽配市場公司,呂忠銳接受了采訪。

  看過記者的證件和相關材料后,呂忠銳說,潘永才他們的投訴全是胡說八道。隨后,他向記者做了如下敘述:“這市場是我們3人合資的,當初是我先跟 對方談的,人家讓我找個上海人來合作,我就找到了潘永才。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這個事情,你可以去派出所、分局、法院問清楚。這個市場本來很好,我們3個股 東斗來斗去,現在百度一搜,可以見到很多報道。”

  李培玉:市場是王勝新轉給我的

  采訪完呂忠銳半小時左右,記者與李培玉見了面。

  看過相關材料,她說:“這市場是2012年10月王勝新轉給我的。我不認識潘永才。我們個人沒什么關系。潘永才說我勾結呂忠銳搶了市場,那是胡說。他說派出所無故關押他們,派出所那是在了解情況,做筆錄,正常辦案。我也被帶到過派出所。”

  《公司法》有明確規定,任何一個股東,都無權把公司租售給他人,對此,李培玉說自己是被王勝新騙了,才從他手里把市場租了過來,后來得知法人代表是潘永才后,就去找了潘永才。當時,他們股東之間正在內斗,潘永才不讓驚動王勝新。

  李培玉還告訴記者,她在市場里沒有掙到錢,自己曾經不想做了。

  記者隨后向王勝新求證,他說:“李培玉在撒謊,我根本沒有跟她簽什么合同。”

  完成采訪離開上海前,潘永才再次找到記者,他無奈地說:“李培玉的海羽·海旗公司霸占了陽浦汽配市場公司,利潤也被李培玉和呂忠銳他們侵占,我還不得不支付租金,現在我已經陷入了困境,我墊付了400萬元租金后再無力墊付,因此被房屋出租方起訴。”

  正所謂群眾的利益無小事,更何況這是很多人深陷其中的市場爭奪大戰,因此,孰是孰非,希望有關部門能盡早就雙方所反映的問題進行認真調查,還原事實,做出公論。(中國精英網/赤子雜志社深度報道組)

轉發地址:http://jj.jxgdw.com/zh/2836186.html

(責任編輯:濟南新聞網)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機構介紹 | 報社動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查詢系統
Copyright©2014 http://www.ihearttheworld.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濟南新聞網 企業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為你服務 QQ:407263902為你服務
山西太原| 达州| 佳木斯| 如皋| 博尔塔拉| 德清| 咸宁| 赵县| 台中| 芜湖| 玉树| 辽宁沈阳| 锡林郭勒| 诸城| 山西太原| 霍邱| 焦作| 岳阳| 揭阳| 明港| 广安| 禹州| 保山| 湘西| 公主岭| 汝州| 象山| 四平| 赵县| 荣成| 漯河| 广汉| 石河子| 临夏| 宜昌| 雅安| 达州| 汉川| 金昌| 博尔塔拉| 昌吉| 邵阳| 宣城| 山南| 巴音郭楞| 喀什| 衢州| 台南| 鄂尔多斯| 上饶| 十堰| 盐城| 菏泽| 灵宝| 昭通| 芜湖| 克孜勒苏| 云浮| 黔东南| 咸阳| 丽水| 滕州| 吉安| 佳木斯| 萍乡| 忻州| 益阳| 山南| 瑞安| 眉山| 日喀则| 吕梁| 南京| 三亚| 荣成| 随州| 惠州| 乐平| 岳阳| 十堰| 龙口| 北海| 长葛| 泰兴| 南通| 常德| 宁夏银川| 玉溪| 巴中| 商洛| 巴彦淖尔市| 燕郊| 日照| 朔州| 毕节| 中山| 荆州| 仁寿| 乌海| 江苏苏州| 武夷山| 阜阳| 毕节| 云南昆明| 东台| 广西南宁| 忻州| 自贡| 淄博| 南平| 绥化| 宁波| 台北| 中山| 遂宁| 安庆| 通辽| 四川成都| 吉林长春| 启东| 阿拉善盟| 湖州| 石河子| 龙岩| 台北| 湘潭| 武安| 甘肃兰州| 台南| 滨州| 西双版纳| 河南郑州| 盐城| 嘉善| 舟山| 宜都| 临猗| 桓台| 大庆| 抚顺| 天门| 日喀则| 商洛| 枣阳| 湘潭| 安庆| 海西| 定西| 曲靖| 南平| 南充| 恩施| 宿州| 清徐| 赵县| 酒泉| 锡林郭勒| 无锡| 株洲| 天门| 济南| 平顶山| 南阳| 兴安盟| 鹤岗| 周口| 牡丹江| 锦州| 乐平| 威海| 株洲| 达州| 果洛| 漯河| 西双版纳| 文山| 包头| 庆阳| 焦作| 清徐| 绥化| 红河| 河池| 白沙| 巴中| 宜春| 平顶山| 锡林郭勒| 晋江| 南通| 塔城| 河源| 晋中| 三门峡| 博罗| 东莞| 六盘水| 锡林郭勒| 安岳| 定州| 伊犁| 湖北武汉| 黄冈| 沧州| 昭通| 佛山| 嘉善| 大丰| 赵县| 海拉尔| 杞县| 枣阳| 阿坝| 桂林| 安吉| 德宏| 临沧| 潮州| 鄂尔多斯| 仙桃| 仁怀| 阳江| 德阳| 山西太原| 鄂尔多斯| 甘南| 延边| 大丰| 昭通| 济宁| 启东| 丹阳| 广安| 山南| 钦州| 苍南| 新泰| 平潭| 晋中| 惠东| 大庆| 澳门澳门| 湘西| 马鞍山| 大庆| 崇左| 肥城| 山南| 涿州| 绍兴| 包头| 灌云| 巢湖| 内江| 莱州| 阿拉尔| 汉川| 烟台| 三河| 临猗| 西藏拉萨| 泰兴| 新余| 滕州| 嘉兴| 石嘴山| 南安| 雅安| 海安| 瓦房店| 通化| 嘉善| 凉山| 海宁| 灌南| 哈密| 霍邱| 长葛| 阜阳| 马鞍山| 双鸭山| 邯郸| 招远| 图木舒克| 楚雄| 诸暨| 武夷山| 宜都| 巴音郭楞| 湘西| 溧阳| 济源| 晋江| 巢湖| 扬中| 台州| 赣州| 巴彦淖尔市| 济宁| 张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