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濟南新聞網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
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
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
部委信息 政壇人物
時事觀察 政策解讀
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
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
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查詢系統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民生新聞 >

一個詐騙受害者的孤勇求真之路

時間: 2016-01-13 15:53 作者:314127396 來源:未知 點擊:

   2016年1月9日,溫州法院網上,公示了一則“龍灣檢察院公訴部門已將王秋麟逃稅和虛開增值稅發票的案件向龍灣區法院提起公訴”的消息。溫州市民范先生,看見這則消息后禁不住悲喜交加,為這小小的一步他努力奔走了幾年。同時,范先生向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中共浙江省紀委,同時遞交了一份實名舉報材料,舉報李小華、胡芳芳、溫州龍灣檢察院公訴部門、溫州經開區公安局等單位和個人包庇王秋麟等人逃避刑事責任的違法違紀問題。同時請求中共中央紀委與中共浙江省委,成立聯合調查組立案徹查被舉報人。

    因何一名普通百姓會跟當地執法者與執法部門“杠”上?甚至不惜實名舉報?事件的起因還要從幾年前說起:2010年王秋麟與范先生,共同投資經辦公司了晶德公司;范先生一方投入資金1335萬元人民幣。2011年初,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關晶德公司2010年度的審計報告上,卻顯示范先生一方的投資款只有270萬元,公司總實收資本只有600萬元,公司年末數為-6002086元,就是公司總資產為-2086元。公司管理者王秋麟以公告方式向范先生郵寄書面通知,令其于2013年9月前無條件配合辦理“將公司注冊資本降到600萬元”事項。意識到所王秋麟很有可能是利用開設公司的名目,行取詐騙之實后,范先生于2014年10月,向溫州開發區公安分局報案。

    2014年11月,王秋麟的妻子黃愛花將晶德公司告上法庭,溫州市龍灣區人民法院受理此案,王秋麟的兩個兒子做為證人出庭。借著這樣一場虛假的訴訟,通過(2014)溫龍開民初字第152號判決書,王秋麟將原本已非法占有晶德公司現金的 “錢洗白”,非法占有之余,同時也將范先生投入的1335萬元投資款悉數吞沒。2014年10月底龍灣檢察院突然派出工作人員,前往經開區公安局辦案區調取監控,查看公安機關在辦理王秋麟案件中有無違規操作。而這一做法,明顯與我國檢察機關反瀆職局和檢察機關監督公安機關辦案程序,有所不同。

    2015年2月4日晚王秋麟因涉嫌非法占有晶德公司款項以及個人所得稅,被依法刑事拘留,但很快2月5日凌晨0點20分,溫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隊政委李小華,便親自驅車30多公里趕到開發區公安分局,以市局督察支隊政委的身份,為素不相識王辦理了取保候審,并簽字擔保,理由是“重大疾病”。

    2015年7月后范先生陸續向溫州市紀委、浙江省紀委、中紀委舉報李小華插手干擾王秋麟案件,并違規作為取保候審的保證人簽字,同時舉報王秋麟在取保候審期間違規離開溫州市。2015年8月27日溫州市公安局紀委控申室工作人員在溫州市紀委信訪室,告知范先生李小華的擔保簽字沒有違規,沒有干擾執法辦案,如果還要舉報,就算舉報到中央也是由溫州市局紀委辦理,并勸范先生不要舉報了。至于王秋麟取保候審期間私自外出,可以直接去經辦單位和執行單位反映。

    2015年7月底,王秋麟同年又因另案虛開增值稅發票被移送龍灣檢察院胡芳芳處審查起訴,審理此案的過程中,范先生多次向該檢察院舉報王秋麟涉嫌逃稅案的金額,不止已被查實的32萬,申請監督稅務部門依法對該逃稅案的有關財務賬冊進行審計。但檢察院并未采納,間接幫助王秋麟隱匿了案件證據;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未經財務賬冊審計,龍灣區檢察院又能是如何認定涉案金額32萬的?

    2015年9月初,范先生聽從溫州市局紀委的建議,向龍灣公安分局和經辦單位反映王秋麟在取保候審期間違規。9月22日,龍灣公安分局查實王秋麟取保候審期間違規離開所居住三次,并作出治安行政處罰拘留七日并罰款伍佰元,2015年9月24日,王秋麟因違規保候審定被處罰的決定書送達龍灣區檢察院。根據刑訴法規定,保證人李小華應同時處以的刑事司法罰款1000-20000元,卻一直未見兌現。

    2015年9月30日,范先生前往龍灣檢察院反映經開區公安局違規辦案的問題。主辦該案的龍灣區檢察院檢察官胡芳芳推諉。范先生只得轉而將這個情況向溫州市人民檢察院舉報,龍灣區檢察院于同年10月15日作出逮捕王秋麟的決定。

    2015年10月,范先生再次前往溫州市經開區公安局報案,并向其提供了晶德公司出具的投資協議、1335萬元投資款收據以及晶德公司2011年度審計報告(顯示本人投資款只有270萬元),請求公安機關查清1065萬元(除賬面顯示的270萬之外的部分)投資款的去向。原本是合情合理并且證據確鑿的立案申請,開發區分局刑偵大隊和法制大隊在未對范先生投資款是否已投、審計報告是否真實、未調查1335萬元資金去向的情況下,就直接拒絕立案。

    

一個詐騙受害者的孤勇求真之路

    

     

    范先生在向公安局報案請求查處王秋麟父子涉嫌詐騙的同時,也向溫州市人民檢察院舉報了王秋麟、黃愛花等人涉嫌虛假訴訟,并騙取龍灣區人民法院作出(2014)溫龍開民初字第152號民事判決書的事實。在溫州市檢察院的建議下龍灣區檢察院將虛假訴訟妨礙作證線索發公函給開發區公安分局,要求依法偵查虛假訴訟妨礙作證的犯罪行為后,告知答復給檢察院,檢察院將向法院提起抗訴,撤銷(2014)溫龍開民初字第152號民事判決書。

    如此,整個系列案件重又回到公安部門,公安機關本應對該案中的租賃物是否被消防部門查封、王秋麟等人在訴訟中有無隱瞞事實真相進行調查,然而,在溫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隊政委李小華卻再次干擾了案件的查證。該局并未進行任何偵查,直接發函給沒有偵查權的龍灣區法院,要求法院自己調查原審過程中有無虛假訴訟問題。

    與此同時,被范先生因舉報“瀆職審理王秋麟逃稅案”檢察官胡芳芳,于2015年10月12日上午九點半,與另一名葉姓工作人員約談范先生,并且無視了范先生提出的胡應“回避”的要求。胡稱依據法律她不用回避,范先生又要求談話中有龍灣人民檢察院或上級檢察院的紀檢人員在場。胡仍堅稱“不用”。談話中,胡提出將他要求胡回避的內容做單獨記錄,卻被葉姓檢察官制止,稱現場怎么說就怎么記,具體有領導定奪。法律明文規定的條款,在這位胡檢察官的手里,卻成了領導凌駕其上,斟酌行事的個人意志。這不僅僅范先生不能理解,恐怕大多人都無法理解。

    這次談話中,范先生再次向公安以及檢察部門提供了晶德公司股東投資協議;以及遞交給檢察部門的《要求龍灣區人民檢察院依法履行職責查清涉案金額并作出逮捕王秋麟決定的申請》材料,并要求將新發現的王秋麟在逃稅案中有關犯罪線索加以記錄。胡予以拒絕,范先生只得在閱讀談話筆錄時,手工補充相關情況,并簽字加按指印。而這份載明重要線索的筆錄,至今不知是否已被銷毀。

    2015年11月11日,范先生再次向溫州市開發區公安局提交控告王秋麟、黃愛花等人虛假訴訟詐騙案的書面材料。次日收到該局下達的“沒有犯罪事實”的不予立案的通知。

    2015年11月18日,范先生向龍灣檢察院控申科申請立案監督,并將晶德公司的審計報告和逃稅線索,向浙江省地方稅務局和溫州市地方稅務局做了書面舉報,要求稅務部門按照我國刑法將王秋麟總共逃稅金額數字移交給公安和龍灣區檢察院。但時至今日,龍灣檢察院公訴部門和胡芳芳,仍未將王秋麟晶德公司的涉稅金額查實。

    2015年11月19日,經開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經辦人員口頭告知范先生“虛假訴訟詐騙案的有關事項,龍灣法院已回函,法院的函說判決書已生效,不存在虛假訴訟。”范先生置疑該函是否具有法律效率時,經辦人說該函只做公檢法等部門內部公文使用,對外不具法律效率。并于次日再次下達了“沒有犯罪事實”不予立案的通知。

    2015年12月17日,溫州市經開區公安局又再次向范先生下達了復議決定書,再次申明“沒有犯罪事實”不予立案。如此無視法律規程,未經調查就直接不予立案,并能得出沒有犯罪事實的認定結論,已經涉嫌玩忽職守、徇私枉法、瀆職犯罪。

    2016年1月7日,范先生接到龍灣檢察院通知,稱公安部門說還需補充偵查后再告知我是否夠立案。這不禁讓人疑惑,先前溫州經開區公安局在范先生報案后,給予的“不予立案”的回復,以及稍后“復議決定書”究竟有沒有法律效力?為何明確的這樣正式的官方文件下達后,檢察院對于范先生申請立案監督,還要公安局補充偵查?倘若先前公安局偵查不夠,那給予范行生的回復中的結論又是如何憑空而來?

    2016年1月8日范先生向龍灣區檢察院控申科遞交了書面資料給公訴科《關于犯罪嫌疑人王秋麟逃稅罪、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中遺漏罪名(詐騙罪和虛假訴訟詐騙罪)要求合并審查》并將逃稅罪中晶德公司的財務有誰負責的證據提供給相應補充證據資料給龍灣區人民檢察院偵監科辦理詐騙案件。

    2016年1月9日,溫州法院網上公示了一條“龍灣檢察院公訴部門已將王秋麟逃稅和虛開增值稅發票的案件向龍灣區法院提起公訴”的消息。這則消息令范先生悲喜交加,喜者,這小小一步的背后,是他幾年來在溫州市各個執法部門不辭勞的奔走的結果;悲者,他的1335萬的投資款項被詐騙,至今仍因為溫州市公安部門尚在李小華的控制之下,而無法立案。好在,王秋麟涉嫌的系列案件終于引起浙江省紀委高度重視,并就其中的部分案件提起了公訴。

    而李小華、胡芳芳等人,身為執法者卻一直充當嫌疑犯的保護傘,利用自己錯綜復雜的關系鏈,不斷的阻撓相關案件的正常辦理,至使慘遭詐騙的范先生,身為受害者卻求告無門。然而,事件背后更耐人尋味的卻是,做為執法者的李某、胡某等人,其所行所為不是將犯罪份子審之以法,反而是百般阻撓受害者的申訴之路。范先生做為一個受害者,他的合法權益本應受到法律的保護,卻因個別執法者的瀆職、包庇,進而成為一個孤勇求真的悲情人物,實在是值得相關監管部門深思。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358559-1.shtml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613712-1.shtml

一個詐騙受害者的孤勇求真之路

來源:http://hn.china.com/shangqiu/talk/public/11168370/20160112/21126366_all.html?qq-pf-to=pcqq.c2c

(責任編輯:濟南新聞網)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機構介紹 | 報社動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查詢系統
Copyright©2014 http://www.ihearttheworld.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濟南新聞網 企業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為你服務 QQ:407263902為你服務
济源| 蓬莱| 靖江| 娄底| 大兴安岭| 天长| 浙江杭州| 淄博| 乳山| 广西南宁| 六安| 义乌| 沭阳| 曲靖| 石嘴山| 玉林| 六安| 巢湖| 安阳| 漯河| 甘南| 诸暨| 潜江| 扬中| 镇江| 安庆| 荣成| 黄石| 台湾台湾| 琼中| 营口| 霍邱| 赤峰| 天水| 万宁| 赤峰| 西双版纳| 云南昆明| 绍兴| 偃师| 迪庆| 安阳| 三亚| 本溪| 阿拉善盟| 咸阳| 铜仁| 永康| 德阳| 陇南| 通辽| 吉安| 双鸭山| 鹤壁| 连云港| 济南| 盘锦| 寿光| 启东| 抚州| 长垣| 河池| 常州| 克孜勒苏| 凉山| 河池| 河池| 抚州| 厦门| 乌兰察布| 西双版纳| 湖南长沙| 东阳| 博尔塔拉| 湘西| 江西南昌| 黑龙江哈尔滨| 廊坊| 青海西宁| 玉环| 佳木斯| 开封| 蓬莱| 辽宁沈阳| 玉环| 吉安| 鞍山| 云浮| 宝应县| 汉中| 包头| 泉州| 涿州| 金昌| 乌兰察布| 抚顺| 迁安市| 山南| 平顶山| 万宁| 湖北武汉| 海拉尔| 辽阳| 阿勒泰| 绵阳| 运城| 黄石| 铜陵| 中卫| 柳州| 和田| 海拉尔| 梅州| 琼中| 东阳| 浙江杭州| 绍兴| 萍乡| 郴州| 抚顺| 启东| 洛阳| 泰州| 延边| 新疆乌鲁木齐| 阿坝| 靖江| 梅州| 赵县| 日照| 沧州| 开封| 临海| 灌南| 贵州贵阳| 海拉尔| 湘西| 甘肃兰州| 黔西南| 常德| 四川成都| 保定| 阜新| 阿拉善盟| 珠海| 龙岩| 许昌| 慈溪| 包头| 瓦房店| 海拉尔| 甘孜| 桓台| 曲靖| 温岭| 孝感| 玉环| 三沙| 衡水| 莱芜| 邯郸| 温岭| 四川成都| 钦州| 建湖| 禹州| 南充| 灌南| 黄山| 江西南昌| 盐城| 兴安盟| 周口| 潮州| 果洛| 象山| 眉山| 克拉玛依| 中山| 石嘴山| 九江| 大连| 商洛| 保亭| 枣庄| 茂名| 昆山| 上饶| 伊犁| 滕州| 曲靖| 杞县| 清徐| 内江| 灌南| 海东| 芜湖| 遵义| 毕节| 驻马店| 泗阳| 阳泉| 阿拉尔| 澄迈| 贵港| 固原| 连云港| 盘锦| 泉州| 阿拉善盟| 台湾台湾| 十堰| 金坛| 定安| 毕节| 佳木斯| 单县| 兴化| 滁州| 泸州| 牡丹江| 寿光| 辽阳| 灌南| 漯河| 广州| 宁德| 三门峡| 怒江| 定西| 郴州| 阜新| 德州| 正定| 张掖| 浙江杭州| 徐州| 兴安盟| 单县| 灌南| 白银| 舟山| 涿州| 沛县| 大连| 六安| 张北| 承德| 张家界| 嘉善| 新乡| 固原| 眉山| 台湾台湾| 嘉峪关| 图木舒克| 漯河| 黄山| 武夷山| 云浮| 宜都| 鄂州| 张掖| 天水| 南阳| 常州| 惠东| 保定| 宜昌| 济源| 吐鲁番| 吉林长春| 通化| 平顶山| 辽阳| 陕西西安| 临海| 廊坊| 招远| 阜新| 营口| 克孜勒苏| 大同| 蚌埠| 新沂| 灵宝| 石嘴山| 大连| 海南海口| 深圳| 绵阳| 临汾| 营口| 汉川| 黄冈| 甘孜| 海东| 达州| 甘肃兰州| 高雄|